我的祖母
澳门皇家网上娱乐:未知 时间:2012-09-24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\冯志明(湖南商务职院 11级会计5班 )
        祖母是个勤劳的农村妇女,清清瘦瘦、身体稍许矮小,背却十分挺拔,走起路来也稳实有力。为了生计,父母将年幼的我寄居在祖母家,他们则常年远涉广东打工。我的童年便是和祖母——这个对我人生影响极深的农村妇女一起度过的。
        每年开春,我都会一骨碌地起床,然后拿着“小狼牙锄头”同祖母去“开土” 。(此开土并不是指开拓疆域,仅仅是把上年的土地重新开垦,施肥并种上蔬菜等。)八岁时,我懂得了种植辣椒等容易生长的蔬菜,还背着祖母在屋旁的一块黄泥地上种了些辣椒,“创造性”地撒上些香瓜籽,并且煞费苦心地到煤炉里挖了桶煤灰,从鸡笼里铲了一泡鸡屎,一股脑地往那片土地上盖。我并不担心祖母责骂自己。反而,当我看到自己的杰作时,还会油然而生出小小的成就感。果不其然,祖母回来看了那块已翻新下种的黄土地只是瘪嘴一笑。待香瓜成熟时,祖母竟还替我驱赶那些来偷瓜的“蟊贼”(其实只是些同村的小孩,只是因为他们偷我的香瓜,才如此称呼他们),并大声地向“蟊贼”们吆喝道:“不要拿我屋孙子的香瓜啊,他暑假回来留着给他的呦。”那时我已经离开祖母同父母去城镇生活了,但是祖母还是一直留着我种植的香瓜,等着我回去。后来,当我的小邻居们再向我复述这情景时,我能感觉到祖母对我的珍视,就如同被她悉心呵护的香瓜般。
        我在一九九二——一九九九这八年中,一直跟祖母生活在一起。因为年幼,很多历经的人和事已经记忆模糊,但在我五、六岁那几年生病发生的事还令我记忆犹新。一次,我半夜突发高烧至四十度,被为我盖被的祖母发现。祖母还来不及穿太多的衣服抵御屋外的凛冽的寒风,便抱着我往邻村唯一的卫生院赶。夜深露重、高山相阻、山路蜿蜒……更令人胆寒的是,在快到卫生院时,还被一条黑狗挡住了大家祖孙的道路。我明显感受到祖母的心悸和颤抖,但那迟疑和胆怯只是逗留一会儿便很快消散。“走走走,别挡道!”祖母大声地驱赶黑狗,声音有些急促但也异常坚定。
        与祖母一起生活的这八年的生活,除了成长,终究还赋予了我为人处世的磨练。在这一点上,我的启蒙老师便是祖母。
祖母连自己的姓名也不会写,却总是流露出学习的渴望,让我教她书写自己的名字,学“大”字,学“天”字,学着写毛主席的名字。但大字不识的祖母却总教我为人的礼仪,教我明辨是非,要我懂得认错。记得一次父亲从广州回来,见我连个“2”字写得像“z”字,且屡教不改,便对我巴掌伺候。这时候祖母总会护着我,心痛地说:“你总是打孩子做什么,这么聪敏的孩子,打蠢了怎么办?他还小,要耐心教。”祖母说着,看看我脸上的巴掌印,便掉下了眼泪。那时,她会为我整理杂乱的衣襟,牵着我去折些笔直的树枝,把树枝折成根根等长的木棍,在树下教我慢慢地细数,要我学习。
        大约是一九九八年的夏天,在两块糖果的“诱惑”下,我被人撺掇着去了城镇,晚上又被强留着没有回家——而那时大家睡的地方是“滇里”(滇里在大家家乡指城市和农村交汇之处)的一个稻田里堆着的草垛子中。晚上时,风从缝隙中钻进草垛。我躺在草堆上,心中又悔又急,那时特别地想念留守家中的我的祖母。深夜两点,我悄悄地从草垛中爬出来,横下心来,飞快地往家的方向跑。远远的我就瞧见,祖母房内的煤油灯还在黑夜中如萤般温暖的闪烁着——是祖母还在等着我回家。而当我轻声地唤了声“奶奶。”便听见屋内掀被子的声音和祖母惊喜地喊着:“我满孙回来啦啊!急死奶奶了!回来了就好!”我现在依稀还记得当时的情景,那一份幸福如今依然保留在心中,弥散在空气中。
        祖父在我未出生时便逝世了,除了夭折的三个孩子,余下的四儿四女全仗祖母独立抚养。在我的记忆中,祖母的手终年是嫩红微肿的,而一到冬天更会出现一道道伤痕累累的“口子”,这是祖母终年给人家洗衣服,缝补或裁缝衣裳,又总在天微微亮便赶着重露去城里卖花生、白菜或出售自己扎的扫帚等小东西的缘故。也正是因为这些“口子”,体现了祖母勤劳节俭的品质,更是让祖母即便是抚育着八个子女,家中也只是过得紧凑但却并不拮据。
        祖母待人仁慈而温和,在村子中,最是受人尊重。记得每当我背着秤杆同祖母去城镇卖点小东西补贴家用时,总能看到附近村落的叔伯婶子喊祖母“婶子”、“干娘”,还拖着大家去他们家中吃饭喝茶。从那些叔伯婶子们的言语和行动中,总能看到他们流露出的对祖母的尊重感激。听父辈们说,这些叔伯婶子甚至他们的父辈都曾受过祖母的恩惠:在三年灾害时期,祖母家中也是紧张而窘迫的,但祖母还是一如既往的宽以待人,给这些家庭贫困得难以维持生计的叔伯婶子们家中送饭赠汤。亲友家中若有红白喜事,祖母也必定会穿戴整齐干净,一大早赶去亲友家贺吊。如今,我也耳濡目染了一点点祖母待人接物的和气,她对我的影响至深至远。
我的祖母只是一个平凡的农村妇女,但她勤劳质朴的形象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中。故乡的小河寂静流淌,如同她那双粗糙而又灵巧的大手,默默为我拂拭前行的疲惫和忧伤。现今,我已二十,祖母也年近九十岁了,我能够做的便是把祖母接到家中尽孝,在学校放假天数多的时候抽空回家看看祖母,陪她走一走乡村阡陌,看看田塘水鸭。或者就像现在:一边,听祖母说 “城南旧事”,一边记叙着祖母对我的恩慈。
        感恩,我的敬爱的祖母!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